欧洲科研领导者罗伯特-扬·斯米茨:改变学术出版的未来

来源:百道网     发布日期:2018-03-28 10:52:40 摘要【百道编按】担任欧盟委员会研究与创新总干事8年后,欧洲最具影响力的研究者之一罗伯特-扬•斯米茨接受了新的任命,担当欧委会开放科学特使,推动公共机构资助的科学论文和数据在2020年前免费获取。

 

【百道编按】担任欧盟委员会研究与创新总干事8年后,欧洲最具影响力的研究者之一罗伯特-扬•斯米茨接受了新的任命,担当欧委会开放科学特使,推动公共机构资助的科学论文和数据在2020年前免费获取。

\

罗伯特-扬·斯米茨 图片来源:欧洲研究委员会官网

 

欧洲最具影响力的研究者之一罗伯特-扬•斯米茨(Robert-Jan Smits)不久前卸任欧盟委员会研究与创新总干事一职,接受欧委会主席让-克洛德•容克(Jean-Claude Juncker)的提议和任命,担当欧委会开放科学特使。

斯米茨任研究与创新总干事已有8年,他的新使命是加速推动公共机构资助的科学论文和数据在2020年前免费获取——这是荷兰政府设定的目标,在2016年获得欧盟其他27个成员国认可。在任上最后一天接受采访时,斯米茨说,“我会成为开放获取出版的破冰者。”

学术机构为出版商的产品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费用。近年来,期刊订阅费的飞涨使欧洲图书馆的预算严重紧张。最近一次开放获取争议事件发生在德国,150多家德国图书馆、大学和研究机构联合起来向出版商施压,要求他们改变商业模式。

据马克思•普朗克学会(Max Planck Society)估计,在现有模式下,图书馆需要为每篇论文支付的费用在3800欧元到5000欧元之间。很多德国大学表示,他们不会再续订爱思唯尔——世界上最大的科学出版商——的产品。

斯米茨清楚学术界转向开放获取的“内在阻力”。对于这些年开放获取的进展,他的评价是要么渺不可及,要么极其缓慢,大多做的是“表面文章”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出版商设置了障碍,但在科研产出的源头处也有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需要破除。有一些备受尊重的开放获取期刊,如《科学公共图书馆》(Public Library of Science)旗下的期刊,其标准与传统期刊一样高,但大多数科学家的梦想仍是在《自然》《柳叶刀》这样的高影响力期刊上发表成果。

斯米茨需要在今年夏天之前起草一份开放获取路线图,列出拆除学术期刊付费墙的步骤。到今年年底,他将拟出政策建议。

领导者

 

斯米茨在研究与创新总干事任上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签署了一封致“地平线 2020”计划协调者的信函,警戒他们如果欧盟资助的研究没有以开放获取方式发表,未来可能会被施以经济处罚。目前,在所有“地平线2020”项目中67%做到了这一点。

“但这一比例要达到100%,这是严肃的事情,”斯米茨说。“我们希望所有的资助者都像比尔和梅林达•盖茨基金会和惠康信托基金一样。欧洲也必须在开放获取方面领先。”上述两机构已经开始为开放获取以及基础数据提供资助。

而且他认为一旦欧盟资助的研究数据被公开,就应该存储在欧洲的服务器上,以防止欧洲科学数据存储在国外被非欧盟国家限制获取。

斯米茨说他喜欢“开放获取反叛者”,比如2015年一批语言学编辑离开爱思唯尔创立了一个新的开放获取期刊。不过,“反叛者”太多也会引发新的问题,“(随之而来的)风险是出版的碎片化,最终可能会出现2万份期刊。”

继任者

 

斯米茨的继任者是现任欧委会副秘书长的法国人让-埃里克•帕克特(Jean-Eric Paquet)。这一任命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幕僚长马丁•泽尔马尔(Martin Selmayr)所主导的欧委会高级公务员改组计划的一部分。

帕克特将在今年4月1日履职。斯米茨的副手沃尔夫冈•伯切尔(Wolfgang Burtscher)将在间隔期间代理总干事一职。爱沙尼亚的西格娜•拉茨(Signe Ratso)将从欧盟贸易总司(DG Trade)调入研究和创新总司(DG Research),接替代理副总干事杰克•梅特(Jack Metthey)(斯米茨提议梅特留任到夏季,以帮助过渡)。

接管第九研发框架计划

 

斯米茨将向帕克特移交一份第九研发框架计划(Framework Programme 9,简称“FP9”)的提案,该计划“已准备好80%”。重要事项大多就绪,剩下的工作包括就预算的规模和资金的分配形成一致意见。

这一任务复杂且耗时,但斯米茨相信最终的结果将促成“研究支出大幅增加”——欧洲议会提出的目标是1200亿欧元,现在“地平线2020”计划的预算是770亿欧元。 

斯米茨说,FP9在诸多方面会延续此前的计划,新的动作是成立欧洲创新理事会(European Innovation Council),并专注于使命驱动的创新。斯米茨相信, 用于“加强欧洲研究区域”的资金将比“地平线2020”更多。欧盟委员会目前将 “地平线2020”计划1%的预算用于提高欧洲最贫困地区的科研能力。

遗留问题

 

在斯米茨任内,欧盟的科研预算增加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不可不谓功绩。但也有一些未竟的事业令他挂心。

他本希望能进一步了解新的欧盟防务计划将如何开展,并看到下一轮与议会的预算谈判。欧盟预算专员冈瑟•厄廷格(Gunther Oettinger)希望在明年议会任期结束前达成一项立法协议,斯米茨建议厄廷格尽快从议会议员那里获得支持,否则有可能再次陷入18-20个月的谈判。

虽然尚不清楚艾曼纽•马克龙(Emmanuel Macron)创建一个欧洲创新机构的提议结果如何,但斯米茨希望马克龙能够支持研究与创新委员卡洛斯•莫达斯创建欧洲创新理事会的计划。去年9月,马克龙提议成立一个新的欧洲颠覆性创新局,作为政府间的、非委员会机构。作为回应,莫达斯主张将其保留在委员会内部。

“我们不能有一个政府间创新机构——它应该是一个共同体项目,”斯米茨赞同莫达斯的意见,“希望马克龙总统能接受我们的提议。”

英国退欧谈判结果如何是另一个不确定因素,斯米茨说,他无法想象一个英国和欧盟不紧密合作的未来。“这个国家在所有的科学领域都将保持高度的影响力,”他说,“你总是会倾听那些优秀的人的意见并和他们合作。”

在开放获取的推进工作结束之后,斯米茨会在委员会外部寻找新的工作机会。但就目前而言,他还不能完全退出欧盟的研究。接受采访当天,在他旁边的桌子上放着最新一期的《中国日报》。其头条报道,中国2017年在研发上投资了2790亿美元。斯米茨恳切说道,“我们需要跟上世界的步伐。”

0

推荐文章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万博国际下载

鄂ICP备15009561号 51YES网站统计系统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(鄂)字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9号